株洲网

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天元两型专题 > 两型政策 > 正文

生态绿心的坚守与蝶变

从空中俯瞰,这是一幅美轮美奂的画面——

被森林和水体包裹的绿心,好似一个陆地上的葱茏绿岛,依托湘江和山体绿地延伸,镶嵌在呈品字形分布的长沙、株洲、湘潭三个城市之间,成为一个辽阔、开放、优雅的绿色公共客厅。

这片522.9平方公里的绿地,被称为长株潭城市群的生态“绿心”“绿肺”。

生态绿心是长株潭三市的重要生态屏障,也是湖南两型社会改革建设的重要标志。2011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来湖南考察时指出,“建立生态绿心,是保值增值的,是长株潭和其他城市群的一个重要区别。”“湖南保护好生态绿心,50年后,将在全国、全世界都有重要影响”。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多年来,湖南将绿心保护摆在突出位置。2011年,我省编制实施《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地区总体规划》,将绿心划定为生态保护区,明确了“以保护为主”的发展理念。2012年,省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地区保护条例》,绿心保护有了法律的“尚方宝剑”,地方立法保护一片绿地,开全国先河。

下大力气补齐生态欠账、执行最严格的产业准入、在保护与发展之间寻找平衡……几年来,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保护走过了艰难不易的历程,为我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探索出宝贵的经验。

1 复绿护绿,补齐生态欠账

沿长沙市芙蓉南路一路向南,进入长株潭城市群绿心,大片大片的绿色扑面而来,空气似乎也变得清新起来。

车行至长沙市雨花区跳马镇关刀村,村后山坡上,今年春天新植下的桂花、樱花等树种迎风而立,已颇见规模,为原本裸露的山头覆盖上厚厚的绿色地毯。同行的长沙市两型办工作人员介绍,这两年,长沙在绿心地区已完成造林2580亩、森林抚育1.34万亩、低产林改造3000亩。

相去20多公里,湘潭昭山示范区昭山镇新南村新南化工厂厂区内70亩空地同样一片葱茏。3年前,这里还是污水横流、污染遍地。新南化工厂长期进行冶炼和化工生产,废水、废渣未能得到有效处置,镉、锌等重金属对周边农田和渠道造成严重污染,并直接影响到湘江流域昭山段的水质。2013年,当地对新南化工厂进行拆除,同时推进生态修复工程。历时半年,投入4000余万元将这片土壤修复达标,并于2014年底通过湖南省环保厅专家验收。经过省环境监测站监测,治理后的地下水达到Ⅱ类标准。

一边造新绿,一边下决心把失去的绿抢回来。修复裸露山地,封山育林,植树造林,这样的还绿于山、还绿于民的行动,在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保护中不胜枚举。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绿心。”这样的誓言并非空口诺言,已内化为长株潭三地的自觉选择。

在昭山示范区,流传着一个“为保护一棵千年银杏几易昭山古寺修复方案”的故事:2014年底,昭山古寺启动修复工程,古寺旁边有一棵千年银杏,按照原有修复方案,将直接影响到银杏树的生长。为了保护好古寺千年银杏及周边古树,当地政府邀请专家多次论证,修复方案前后修改了六七次,工程也推迟了半年。

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负责人介绍,按照“省统筹、市为主”的原则,长株潭已经初步形成了各负其责、各司其职的绿心保护责任机制。从市到区县市、开发区(示范区、高新区),层层签订绿心保护责任状,明确责任目标、责任人。

去年底起,绿心地区初步建成了一套覆盖全域的“天眼”系统,通过卫星紧盯绿心范围内每一块土地的变化、每一起破坏生态的行为。2015年三季度,长沙城南一建筑工地将弃土随意倾倒,导致毁林100亩。这起违法行为,没有逃过绿心保护“天眼”系统的卫星监控,很快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及相关部门查处了相关单位,100亩左右林地复绿。“天上看,地上查”,这个“天眼”系统甚至能“揪”出0.5亩被毁林地的元凶。

2 产业涅槃,释放生态红利

深冬时节,长沙市天心区暮云片区。曾经红火一时的湖南长大四维混凝土有限公司已成一片废墟,当地政府正在着手规划,将这片空地“复绿或发展生态绿色产业”。

长沙市天心区两型办负责人介绍,为了保护绿心,暮云片区11家混凝土搅拌站,除1家暂时保留外,其余10家年前将全部关停拆除,还绿心一片清爽洁净。

“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穿行长株潭城市群绿心地区,一块块写有这些字样的保护标识特别醒目。根据《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地区保护条例》,522平方公里的生态绿心地区遵循科学规划、生态优先、严格保护的原则,分为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和控制建设区,其中120平方公里原生态地区实行禁止开发。目前,长株潭三市一共埋设这样的绿心保护界碑541块。

“保护是绿心地区的首要任务。”严守生态底线,禁踩生态红线,严格功能分区定位,实施保护性发展,坚决叫停不符合绿心规划的项目,严禁工业、高能耗产业、高密度房地产项目进入,使绿心生态功能分区真正成为了刚性约束。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负责人说,近几年长株潭三市共否决40多个拟建于绿心禁止开发区的项目,大多为工业和房地产项目。

绿心地区,是不是“完全捂住”不进行任何开发?湖南的回答是否定的:“产业何必要烟囱,青山绿水一样可以生长出金山银山。”

“绿心不是只要简单的保护,不要发展,而是要更有效的保护、更高品质的发展。”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负责人介绍,湖南加快推动生态绿心绿色发展正在向三个方向发力:一是引导产业项目科学发展,重点支持科技研发中心、创业孵化、文化创意、生态休闲、民俗旅游、养生保健、园艺博览、科普体验、康乐运动、农耕体验等一批绿色产业发展。二是大力发展现代农业,按照“一村一品”的思路,在绿心地区着力打造100个花卉观赏、苗木培育、水果种植、生态养殖专业村庄和农民合作社。三是加快实施绿心地区“退二进三”,转型为生态产业、高端服务业等第三产业。

12月下旬,我们踏访长株潭城市群绿心地区,处处感受到一股跳跃着的绿色生机与活力。在长沙天心区暮云街道,一个规划面积达1800亩的生态观光牡丹园呼之欲出,建成后将为绿心增添又一美景。在株洲荷塘区樟霞村,种植大户施文斌带领乡亲们成立油茶林蔬菜农民专业合作社,油茶、蔬菜等连片种植面积达到3000多亩,既美化了环境又增加了收入。在湘潭昭山景区,依托昭山自然风景,融入湖湘文化风情,一个打造“诗、画、禅、酒、渔”于一体的“山市晴岚”文化旅游小镇即将动工建设。“努力将昭山打造成为文化、旅游、健康、养老、体育五大幸福产业聚集区,让昭山美在外表,秀在其中。”这是昭山示范区党工委书记成秋兴为昭山描绘的美丽蓝图。

3 绿心惠民,永葆青山碧水

一大早,长沙市天心区暮云新村的刘冬平大姐就乐呵呵地在自家院子拾掇起来。在政府支持下,刘大姐家的房子翻修一新,按照湖南民居风格改造得古色古香,引进了自来水,改造了厨房、厕所,跟城里没什么两样。屋前屋后还打算植上桂花、木芙蓉等树种。

这是绿心保护给刘大姐一家带来的直接变化,这些变化源于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和当地政府将暮云新村纳入长株潭生态绿心省级两型综合示范片和美丽乡村建设范围。今年,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不断加大在绿心地区的政策、项目、资金的投入力度,省两型委宣教处多次实地调研,指导该村从产业布局、新房建设、民居改造、路网架构、农业基础设施配套、公共服务配套、美化亮化绿化等方面给予了明确要求和具体指导意见。“村里干净起来了,美丽起来了,游客也来了。”

“在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保护中,政府没有退路、发展要有新路、农民要有出路,才能永葆青山绿水。”湖南的决策者清醒地认识到,绿心保护不能以牺牲老百姓福祉为代价,而应在保护与发展中找到平衡,创新生态绿心保护发展模式,让人民群众从生态保护中得到实惠,推动民生改善,提高群众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

乔木绕墙、绿树成荫,走进株洲市荷塘区樟霞村,仿佛掉进了绿色的汪洋大海。村民万里涛正在油茶林里忙活,他搓着手,憨厚地说,自己加入了村里的油茶合作社,一年下来收入有5-6万元。村支书黄四平在一旁笑着插话:“他可是我们村转型发展的典型。”5年前,万里涛是村里的养猪大户,绿心立法保护后,樟霞村被列入禁止开发区,要求村里有污染的养殖业全部退出。心疼归心疼,万里涛响应号召毅然关掉了自家的养猪场。“以前养猪,屋里臭烘烘的,现在种油茶,环境好了,收入也不低。”

为了解决农民发展出路的现实问题,自去年起,省两型试验区管委会就启动实施了长株潭生态绿心省级两型综合示范片建设,研究制定了绿心地区保护发展总体思路,支持和指导长株潭三市着力在规划编制、生态建设、农民增收、产业转型等方面探索创新。昭山示范区七星村发展乡村游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七星村村民刘水红也因此找到了绿色致富的路子。村里发展乡村游,刘水红在政府帮衬下开起了农家乐,一年下来进账20多万元。漫步村里,只见青砖碧瓦,绿意葱茏,自行车道环村而建,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村支书宋建军骄傲地说,这些年村里攒劲搞乡村休闲旅游和苗木花卉种植,家家户户盖起了新房,村民年人均收入达到1.4万元。

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负责人指出,长株潭城市群生态绿心保护是一项复杂、艰巨、长期的系统工程。经过多年努力,绿心保护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经济发展、保障民生、生态保护的任务和压力还非常大,未来要着重提升绿心规划体系,尽快出台绿心保护与发展的整体解决方案,切实保护和修复生态绿心,加快推动绿色发展,让“绿心”更绿、更美。

他山之石

荷兰兰斯塔德:

不可侵占的“绿楔”

荷兰的兰斯塔德地区位于荷兰西部,地跨南荷兰、北荷兰和乌德列支三省,是一个以“绿心”为核心的多中心城市群。兰斯塔德地区总土地面积约1.1万平方公里,人口约710 万人。其区域面积仅占荷兰全国面积的1/4, 但聚集了荷兰总人口的40%,是欧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兰斯塔德地区包括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和海牙三个大城市,以及乌德支列、哈勒姆、莱登三个中等城市和众多小城市,各城市之间的距离仅有10-20 公里。

兰斯塔德地区的核心是举世闻名的“绿心”,这里阡陌纵横、水网密集、农牧业发达,形成了完全不同于城市面貌的田野风光,同时也成为荷兰主要的农业经济区。

为了防止城市过分密集和连片,从上世纪50 年代开始, 荷兰政府明确提出从区域整体出发,按照不过分集中、在城镇间保留缓冲地带等规划原则,疏散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等大城市的人口,保留中间被称为“绿心”的大面积农业地区,发展成由大中小型城镇集结而成马蹄形状的环状城镇群,形成了兰斯塔德“环形城市带”的概念。

19 世纪,英国规划师杰拉尔德·伯克(Gerald Burke)根据这一特点将兰斯塔德命名为“绿心大都市”(Green heart Metropolis)。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兰斯塔德地区城市群的城市功能逐渐有机分散,海牙是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鹿特丹是世界最大的港口,并随着港口批发商业的发展兴建了重工业;阿姆斯特丹主要发展金融、文化、商业以及与港口有关的加工工业和轻工业;乌德列支是兰斯塔德第四大城市,是全国性会议中心。这种具有几个互相联系紧密、职能分工和专业化特点明显的中心城镇群,被称为“多中心型大城市”。兰斯塔德与伦敦、巴黎等西欧或北美等其他大城市的基本区别在于,其城市的政治、商业、金融、工业、文化教育、服务等多种职能,不是集中在单一城市,而是分散于几个相对较小的城市或周围若干城镇,这些城市(镇)既相互分离而又易于联系。兰斯塔德都市区的发展历程表明,通过建立不可侵占的“绿心”“绿楔”和缓冲带,建立中小城镇群,可以控制大城市规模,多中心的城市结构是减轻和避免环境及交通问题等大城市弊端的一种良策。 

欢迎关注株洲微门户

欢迎关注株洲网微博

责任编辑:汤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